抖音海外翻船,涉青少年色情遭多国封杀

“抖音工具论”中的核心论点是,这些思想、行为、对色情的需求本身就存在,即便不在抖音、Tik Tok上出现,也会有抖乐、抖歌。不可否认,人性有弱点,社会有发展阶段,但利用高科技为其提供场所甚至鼓励与刺激,并不是一件值得正名的事。

在印度仅有的3亿出头智能手机用户中,有1.2亿下载了抖音海外版“Tik Tok”。同时,Tik Tok在2018年全年的增长量中有40%来自印度。除此之外,在人口第四大国印尼,Tik Tok也收获超过2000万下载量,登顶印尼最受欢迎短视频APP。在泰国、越南等东南亚国家,Tik Tok也多次登顶当地App Store或Google Play。但印度仍然是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海外版图中最重要的一块。

抖音的海外扩张之路可以说势头凶猛,不过最近也连续在各个国家遭遇阻击。最严重的要数印度。今年4月3日,印度金奈(madras)高等法院宣称TikTok“鼓励色情,对儿童有害”,要求印度中央政府对该应用下达禁令。

 

4月17日,Tik Tok针对禁令上诉失败,当地最高法决定维持此前地方法院的判决,并勒令印度政府执行。Tik Tok在印度正式遭到禁止。Google商店当天停止了Tik Tok的下载,两天后的周四,苹果商店也在印度地区下架Tik Tok。

 

判决书显示,印度法院下架抖音的依据为:“大量不恰当的言语与色情画面;儿童与青少年在不了解潜在风险的情况下直接暴露在陌生人面前;已经得到证实的致瘾性会毁掉孩子们的心智以及未来。”

 

Tik Tok 运营主体当即表示将继续上诉,最终判决将在4月24日公布。坏消息是卡纳塔克邦(印度“硅谷”班加罗尔所在地)妇女委员会将同时向最高法院递交禁令申请诉状,理由为“像这样的APP大加鼓励物化女性。”

 

判决书所提到的争议对抖音来说并不陌生,在国内崛起与出海的过程中,类似的消息总是伴随抖音,但如此正式的写入判决书中还是第一次。这也许是一个让公众、政府与抖音、Tik Tok母公司字节跳动重新思考体量庞大社交平台的监管与边界的机会。


都是用户干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不是海外抖音的第一次。

 

2018年7月,Tik Tok因为“色情、不恰当的内容”而遭到印度尼西亚政府禁止。

 

2019年2月,孟加拉国政府在打击色情内容的行动中将Tik Tok关闭,目前尚未开放。

 

同月,Tik Tok 收到了来自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570万美元的罚单,原因为“非法收集13岁以下儿童信息,使他们暴露在危险之中。”根据委员会的声明,Tik Tok收到的罚单数额打破有关儿童隐私案件的罚款记录。且该公司“在收到了上千份投诉后,仍然没有改善这一问题”。

 

4月5日,BBC报道Tik Tok上“针对儿童和青少年的露骨性评论”并表示,在报道后,仅仅评论被删除,发表评论的违规用户仍然存在。

 

同月的本周,Tik Tok在其最大的海外市场印度遭到禁止。Tik Tok 当即表示上诉,并辩称:不能为平台上第三方的行为担责。该理由扎克伯格在面对假新闻争议的时候也用过,只不过说法是更委婉的“借助用户的智慧“和“言论自由。”

假设将Tik Tok类比成一条马路,当出现青少年遭遇车祸时,责任可能属于没有按规章行驶的车辆或者随意乱窜的行人。但如果这起车祸发生在没有画好车道和斑马线的路上,道路建设方就很难推卸责任了。

 

在印度,青少年是Tik Tok的主要用户,保证内容区分成人与未成年人是属于网站的责任。这一点,Google以及其旗下的Youtube等软件都对未成年人进行了内容上的过滤。成年人与未成年人看到的搜索结果与推荐内容完全不同。因向青少年传播色情内容而被禁止的Tik Tok,在法律和道德上都很难站住脚。

“你戒不了毒是因为你在吸毒”

抖音的上瘾机制已经被一再诟病,但写在法院的判决书上是“盖棺定论“的第一次。

 

4月初企鹅智酷发布的《抖音、快手用户研究报告》显示,抖音上大约22% 的用户每天使用该应用超过1 个小时。抖音目前日活跃用户与月活跃用户的比值(即DAU / MAU)已经达到0.45,沉浸度较高的游戏比值通常在0.3-0.6。

 

凭借对心理学中上瘾机制的深入理解,抖音凭借“全屏沉浸式观看”、“无间隙呈现内容”、“算法推荐”、“互动及模仿“等机制,在无限推崇”延迟满足感“的创始人张一鸣的领导下打造了一款无限强化“即时满足感”的软件。

 

在国内,抖音、快手等短视频软件早在去年就遭受了监管注意。2018年1月因色情低俗内容被约谈,4月网信办责令全面整改算法推荐机制。今年1月9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正式发布了《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和《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

 

在强监管之下,抖音于去年7月上线了未成年人防沉迷系统“向日葵计划“,并于今年陆续更新了2.0、3.0版本。在国内频繁被约谈、要求整改的情况下,抖音、Tik Tok母公司字节跳动不可能对青少年沉迷这一情况没有认知。


但这套青少年防沉迷系统显然没有被应用于印度市场。对于85%用户年龄在24岁以下的抖音而言,在监管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钻空子扩大日活数量似乎是最经济、最符合利益的选择。

 

只可惜,印度监管部门没有给予字节跳动在国内同样的宽容和逐步规范的机会,一纸禁令将Tik Tok扩张的道路直接切断。慌不择路的字节跳动试图用庞大的用户群体向印度政府施压,“禁令相当于截断了印度居民的权利。”“相信印度的法制,1.2亿用户可以获得乐观的结果。“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说道。同时,联合一部分家长喊出”要规范,不要禁令“的口号。

 

在国内已遭遇明确监管与舆论压力,深知上瘾机制对青少年影响的字节跳动,在监管不完善的印度市场上游走于灰色地带。可以说,这纸禁令来得一点也不冤。


你是女人所以我要养你


在以妇女权利低下、强奸案频发著称的印度遭到女性组织起诉是一件羞于启齿的事。根据外媒报道,印度卡纳塔克邦妇女委员会已准备向最高法院递交正式诉状。

 

委员会主席称,Tik Tok当中存在“针对孩子的,蓄意的色情内容”并鼓励这些内容的分发。并且她们掌握了分别位于班加罗尔和孟买地区的两例青少年在Tik Tok的影响下,对自己的妹妹进行性侵犯的案例。

 

同时,她着重强调了Tik Tok 的内容鼓励“物化女性”。

 

这个指控对国内的抖音用户来说并不陌生,2016年的“成都小甜甜”爆火事件可谓集大成之作。

 

在一段视频中,采访者问:“你觉得男人一个月多少工资可以养活你?”一位面容姣好的女生小甜甜答:“养活我啊?我觉得能带我吃饭就好。

且不说这个问题本身就带有“女性需要被养活”的预设,在视频爆火后男性们纷纷在评论中晒豪车、名表,证明自己能“养活”女性的能力。其后甚至掀起前往成都“寻找”小甜甜的风潮及大量涌现的网络性骚扰评论。


诸如“只要你乖给你买条街“、“购物车你要我给你拍”之类的热潮更是不时出现。即便在集中被约谈、要求整改的去年,9月份还是出现了“少女坐”“少妇坐”等软色情模仿风潮。


“抖音工具论”中的核心论点是,这些思想、行为、对色情的需求本身就存在,即便不在抖音、Tik Tok上出现,也会有抖乐、抖歌。不可否认,人性有弱点,社会有发展阶段,但利用高科技为其提供场所甚至鼓励与刺激,并不是一件值得正名的事。



52人收藏.257浏览


参与讨论

登录 后参与讨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